航空业协会存在的意义和未来发展的趋势

2022年7月5日 by 没有评论

达美航空退出A4A的原因是费用太高和ATC私有化的问题,IAG退出AEA是源于天空开放政策和保护主义之间意见的分歧。 IAG后来成为欧洲低成本航空公司协会ELFAA(European Low Fares Airlines Association)成员。ELFAA以前是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大本营。为进一步巩固市场的占有率,IAG后来也加入由法荷航、汉莎、易捷航和瑞安航结合的新机构A4E(Association for European Airlines ),目的更加明确。

2016年3月CAPA在都柏林举办的航空公司转型研讨会上组织了一个专题讨论,邀请欧洲4家航空协会负责人(AEA,A4A,ELFAA和ERA/欧洲支线航空公司协会)、机场贸易机构(ACI European)负责人、国际机场协会负责人和资深的阿拉伯航空运输组织(Arab Air Carriers Organisation )负责人参加,由企业旅游高管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Corporate travel Executives)总裁(Kurt Knackstedt )主持,主要讨论这些协会存在的意义和未来发展的趋势。

与所有代表机构一样,航空公司协会的目的是为其成员利益服务。这可以通过二取一的方式来达到目的:一方面它可以是一个渐进的任务,因为解决了旧的问题新的问题又会涌现。另一方面,它可以专注于一个特别的问题或一系列的问题。但是,陈旧迂腐的方式是协会发展的障碍。

也许大多数航空公司协会认为他们的使命更像一个正在进行的旅程而不是一个特定的目的地。这也是CAPA的AIT研讨会上与会者普遍认同的观点。

欧洲支线航空公司协会(ERA)总干事西蒙麦克纳马拉(Abdul Wahab Teffaha)说ERA严肃的规章,限制其成员单干,因为单干需要增加成本。为此,ERA不仅仅为其成员展开游说活动,而且还提供平台让他们讨论重要的议题。例如,一家支线航空公司安全部门仅有两个人,但是他们通过ERA成员的关系访问其他50个安全部门取经。

面对游说监管机构的挑战时,ERA的麦克纳马拉(Mr McNamara)先生还表示“这有点像把果冻钉在墙上太悬”。

欧洲ACI总干事奥利维尔杨科维奇(olivier Jankovec)说过去的15年里,欧盟增加对机场的监管已经导致他的机构产生巨大的改变。

欧洲低成本航空公司协会(ELFAA)总裁约翰.汉隆(John Hanlon )描述他机构的任务就是确保欧洲政策和立法机构能提倡自由平等的竞争,使低票价能够持续发展,并惠及更多的人群能乘坐飞机旅游。汉隆先生强调这并不是为了确保其航空公司成员的成功和盈利,而是让乘客获益。

欧洲最新的航空业协会是2016年1月成立的A4E。总经理托马斯雷纳尔(Thomas Reynaert)强调游说者有理有据和协会能最大限度地为成员提供获益机会的必要性。

A4E由欧洲5个最大的航空集团组成法荷航、易捷、IAG、汉莎集团和瑞安航。托马斯雷纳尔说成立协会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企业希望有一个新的突破,而不是否定别的协会做错了什么。雷纳尔先生说A4E的成立是为解决基本结构性的问题,目的还让航空公司的老板们夜不能寐。

A4E特定的问题焦点表明其作用可能更类似于一个目的地而不是一个旅程。不容置疑的是到达目的地需要长途旅程。

虽然区域航空公司协会具多样性,但是在欧洲,航空业界只拥有唯一全球层面的航空协会IATA,此外,相当一部分的航空公司还不是国际航协的会员,特别是低成本航空公司(尽管近年来有为数不多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加入IATA)。

国际航协在全球层面发挥了作用,但针对区域层面对航企所发挥的作用就不明显,区域航空协会在更多区域问题上对它的成员所发挥的作用有效。国际航协在协调如市场化措施限制航空碳排放问题能发挥更好的作用,毕竟它的全球地位是必要的。

根据国际航协总干事汤彦麟兼CEO(Tony Tyler)的观点:区域航协成员喜欢他们协会的方式有别于国际航协。AEA的可汉先生说:“国际航协对于有影响力的区域航协感兴趣, 因为国际航协能借鉴它的经验”。他承认国际航协与区域航协能互补,但倡议在他们共同利益的背后应该更好的协调商业发展。

ERA的麦克纳马拉先生指出国际航协具有国际运作经验和专家团,而ERA有的是区域运作经验,对付监管机构的问题上, 两者必须联手。麦克纳马拉先生说:“我们不提倡成员单枪匹马干, 因为航协部署了足够的力量以防范监管,国际航协应该与ERA密切合作”。

AACO的塔法赫先生在一个公开辩论中强调:“与国际航协的合作关系并不总是美好的”。他表示这取决于协会与成员如何看待彼此,而国际航协如何评估协会。他还说:“国际航协和区域航协联手合作是必须的,这宛如上油的机器”。然而, 实际情况并不是“如此友好”。

国际航协有时需要协调与区域航协统一步调。塔法赫先生说:“成事需要三方参与:区域航协成员、区域航协和国际航协,各方要相信合作是对行业有益,单干只会给各自带来更大的伤害”。

塔法赫先生描述国际航协是“国际航协在涉及全球问题上是航空业界的声音”,国际航协也监督如标准化、银行结算计划和清算室的问题。事实上国际航协在它所扮演的很多角色上都没有选择的余地。然而,根据塔法赫先生的说法,区域航协就应该以解决区域问题为头等大事。

虽然ELFAA大部分成员都不是国际航协成员,但其中也有出色的成员航空公司如IAG、英航、伊比利亚航(伊比利亚航脱离AEA,并在2015年加入ELFAA)。汉隆先生说这不是ELFAA的问题,因为ELFAA成员对其指导原则都有承诺:就是保证低票价和顾客利益。

对于ELFAA来说最重要的是寻求平衡成员因为规模和地区差异的需求,虽然承认共同的利益不是常常轻易找到,但是汉隆先生认为成员都应拥有同等权利的话语权。ELFAA最终解决问题的立场都取决于成员,而他的角色仅仅扮演成员制定政策的代言人。低成本航空公司在全球层面没有协会,而ELFAA仅限于欧洲本土航空公司及其机构,因为协会认为这才是最好并能体现价值的地方。

协会也限制其在国内事务的参与度,并限制欧洲地区以外的航空公司成为成员,因为协会不希望非欧洲成员分薄欧洲成员的利益。

在谈及他的协会(代表机场方)和那些代表航空协会之间互动时,欧洲ACI杨科维奇先生承认个体成员公司需求与协会层面需求经常存在差异。

他说:“大部分的情况下,航空公司与机场在地方层面总能找到方法共同发展业务,但是,虽然大部分航空公司与机场的关系良好,不容置疑,协会层面在某种程度上将是对手”。

然而,杨科维奇先生先生承认各个协会仍然需要携手共同为成员服务,他表示近年来ACI与IATA携手共进成绩有目共睹。

5家航空公司成立的A4E与欧盟新的航空战略吻合,协会希望对一些特别的事项给与更多的关注。

A4E关注的问题有:空域(包括ATC罢工)、机场收费和航空税收。雷纳尔先生说A4E的议程是“显而易见”的,所有成员航空公司都囊括在内。

根据雷纳尔先生的说法,A4E全力支持5家成员航空的CEO们,这就是“CEO-驱动”政策。此外他还强调这是首次由全服务型航空公司和低成本航空公司联合组成的协会。自成立之后,加入新成员挪威航和芬兰航。雷纳尔先生说:“在共同的关注的问题上,他们不分彼此”。

雷纳尔先生描绘2016年A4E的成立是对一系列问题敲起“警钟”,A4E也许在它议题上增加内容,但许多其他的问题还不包括在内。

对于AEA的可汉先生来说,关键就是获取信息,“这不仅代表成员,而且在理想的条件之下代表整个行业”。可汉先生说航协在一系列问题上达成协议,例如环保、单一欧洲天空和旅客权益等。尽管如此 他承认他们需要加大力度寻找关键的话题,因为这样他们可以调整自己以加强信息的沟通。他也表示一系列的议题都没有包括在A4E的方案里,但是他相信AEA已经有效地解决相关问题并将继续提升。例如跨越大西洋货运安全事宜、涉及碳排放全球以市场为基准的措施和欧洲排放权交易计划等。AEA还应对A4E 倡导的问题,他承认行业需要需要携手解决所有这些问题,班不提倡单干甚至拥有特权。

麦克纳马拉先生承认A4E的议题都非常重要, 同时也表示ERA将非常愿意与新的协会协作。 他也表示ERA还需要解决一些具体问题, 特别是影响那些小型和中型航空公司事情。他说所有欧洲的协会相互都有沟通,在共同问题上可以联手。 麦克纳马拉先生说:“面对同一战斗时,我们不相互竞争, 我们是一条战线的战友” 。

然而,他相信ERA成员有一个别协会没有的共同点,就是企业规模太小以致于没有自己独立的政府和监管机构事务员工(不同于规模大的航空,他们在布鲁塞尔设有办事处协助工作)。

ELFAA的汉隆先生承认在欧洲有太多的航空公司协会,但在一些问题上行业需要用单一个声音对外。在A4E强调的问题方面,他质疑协会的差异是否与他们所勾画的相符,但是他也承认假如A4E在这些问题上有重大进展的话将有益于行业的发展。然而,汉隆先生强调协会都是围绕着不同的商业模式发展起来的,他们通常在以下问题上存在分歧如:竞争自由化与保护主义、就业实践与国家援助。汉隆先生说他非常希望听到这些分歧能得到调停。

根据欧洲ACI杨科维奇先生的观点A4E的建立使形势“更加复杂”,因为A4E头等大事就是要解决机场收费问题。他表示:“这样的需求能难让双方在平等的基础上建立合作关系”。

他补充说这恰恰发生在欧委会正在寻求召集所有的股东商讨为欧洲制定一个清晰的航空战略期间。欧洲ACI希望与航空公司一起制定一个共同发展的方案。但是A4E的出现及其它对机场收费的挑衅已经迫使ACI“处理不是欧洲航空业界优先考虑的事情”。 杨科维奇先生很无奈:“我及董事会都没有意愿与A4E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因为他们把机场的收费问题放在首位去解决”。 他提议把机场收费问题放在A4E优先解决的事项是因为它的成员在很多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欧洲委员会也不把机场收费当作头等大事去考虑。

杨科维奇先生回应说:“假如在欧洲5个最大航空公司的CEO们说机场收费是一个问题那么这就成为问题”。 他已在表示这当然不是A4E正在考虑唯一的问题。

谈及一个从来没有参与过欧洲目前航空协会事务但只知道皮毛的旁观者时,AACO的法塔赫先生总结说只要成员承认彼此之间相关共同利益时,航空公司协会都是有关联的。不是所有航空公司在所有问题上都能达成一致,所以法塔赫先生认为这就是利益相关者成立协会的理由,他说:“例如欧洲航空公司对抗海湾航空公司”。假如成员航空公司不是单干,协会将提供更大程度上的支持。“但成员航空公司不同意,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是独立的企业,他们有权利想干啥就赶啥”。凭在AACO干了27年的经验,法塔赫先生表示:“协会的工作极其艰巨,你不可能取悦所有人”。

欧洲航空公司显然希望增加行业协会的数量,也能令更多的航空公司感到满意。但这很可能是一个极其困难的挑战。

本网站文字内容归中国航空报社 中国航空新闻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