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季复盘:德甲裁判说好的“严谨”呢?

2022年7月5日 by 没有评论

在“批判”了意甲、西甲以及英超裁判过后,视线终于转向德甲裁判。五大联赛中,德国裁判的口碑一直不错,“严谨的德国人”也常常被用来夸赞德国裁判的高水平表现。然而,回顾本赛季,事实果真如此吗?老规矩,先上视频——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入选的15个争议判罚均被《踢球者》认定为“误判”,且影响到了裁判员当场比赛的评分。其中,TOP3更是板上钉钉的误判,当值裁判员均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表达了歉意。无论是奥格斯堡的点球错判、国家德比的点球漏判,还是美因茨进球前的越位漏查,都可以称得上是“超级超级巨大的失误”。

熟悉德甲打分体系的球迷朋友们可能知道,一场比赛下来,球员得分越低就意味着表现越好,裁判也是如此。《踢球者》每场比赛都会给裁判组的表现评分,从1-5分不等,3.0分为正常水准,1.0/1.5分代表世界级发挥,4.5/5.0分则为不及格。让我们看看本赛季德甲裁判的得分情况:

在本赛季的德甲联赛中,2022新晋国际级裁判员斯文·雅布隆斯基无疑是“最强黑马”。雅布隆斯基在其执法的16场德甲联赛中仅有1场得到了4.0的“低分”,外加3场3.5分,其他12场比赛均稳定保持着高于平均水平的发挥,甚至在最后一轮勒沃库森2:1弗赖堡的欧冠名额争夺焦点战中收获了1.0的世界级评价(本赛季唯一一场裁判员获得1.0超高分的德甲比赛)。最终,雅布隆斯基以均分2.53的成绩排名第一,其身后的韦尔茨、丁格特、施勒德、施特格曼、伊特里希、艾泰金等裁判员的均分也都在3分以下。

说完表现好的,再来看看评分榜末尾都有谁。罗伯特·哈特曼以场均3.58的超低分稳坐副班长的位置,与雅布隆斯基一同晋升国际级的丹尼尔·施拉格场均得分3.34,排名倒数第二,还不幸拿到了赛季唯一的“灾难级评分”——6.0分(莱比锡1:2柏林联合)。

弗里茨的评分则令人稍感意外。其多年来一直都是德甲裁判团队中最稳的选择,本赛季执法了门兴与拜仁的揭幕战,但首场比赛便遭遇“开门黑”,“喜提”5分,后续的几场比赛也没能及时找回状态,直到赛季中后期才逐渐拿出正常的执法表现。

现已被推上“德国国哨”宝座的西伯特同样发挥不佳,仅排在倒数第四的位置。在欧冠屡造争议的西伯特回到国内依然延续了极差的状态,吹毁了国家德比、勒沃库森3:4多特蒙德、弗赖堡1:1莱比锡等重头戏,好在最终的德乙-德丙升降级附加赛次回合比赛救了他一命,给这个充满争议的赛季画上了一个相对圆满的句号。把名字遮住,你绝不会相信这是新一代“首席裁判”交出的成绩单。

不过,国内的糟糕表现并不会影响到西伯特在国际上的前途,毕竟欧足联和国际足联在做裁判选派时并不会参考其在国内的执法,更何况德甲和欧战比赛犹如两个不同的世界。毫无疑问,德甲是五大联赛中最文明的,无论是球员、教练,还是球迷,都保持着相对较高的素质。

一般情况下,再离谱的判罚都很难引起球员或教练的强烈不满,也基本无法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然而,正是这种“过于舒适”的执法环境,间接导致了一些裁判员在晋升国际级后无法迅速适应国际赛事的节奏,同时也出现了像布里希、西伯特这种虽然在国内表现不算最好,但就是能稳拿国哨的“首席裁判”。

当然,这种大环境也会有“例外”的情况出现。本赛季的两回合国家德比分别交给了“二哨”费利克斯·茨瓦亚以及“一哨”丹尼尔·西伯特,两人均为欧足联精英级裁判员,在拜仁-多特的大战中均得到了5.5的不及格评分。

西伯特赛后接受采访时为自己的两次误判道歉,而茨瓦亚就没有那么走运了,因为他被挖出了多年前的“黑历史”,人们都知道了这位德甲名哨竟在16年前被卷入当时著名的德甲假球案,并且因为“疑似受贿”被罚停赛半年。国家德比后,由于受到社会各界的强烈指责与抨击,茨瓦亚萌生了就此退役的想法。最终,他在自我调整两个月后重回赛场,且获得了欧足联的支持。

本赛季同样“倒霉”的还有国际级裁判员克里斯蒂安·丁格特。德甲场均2.7的评分似乎表明他有个不错的赛季,但实则不然。德国杯第1轮,狼堡客场3:1战胜明斯特普鲁士,但对手在赛后便立即提出了上诉,指出狼堡在加时赛中进行了违规的第六次换人。最终,听证会后,狼堡被判0:2负,矛头也随即指向了当值主裁丁格特和他的第四官员。有声音指出,他们确实没有阻止狼堡进行违规换人的义务,但也本应避免这样的事件发生。

德乙第14轮,不莱梅坐镇主场迎战昔日德甲老对手沙尔克04,沙尔克将1:0的领先优势保持到了伤停补时阶段。第93分钟,不莱梅队员在对方罚球区内在毫无接触的情况下极为夸张地倒地,当值主裁施蒂勒没有表示,然而VAR丁格特却在静默核查后认为这是次“清晰且明显的漏判”,建议施蒂勒亲自到场边回看。施蒂勒在长时间回看后没有坚持自己原先的判断,改判点球,造就了本赛季德乙联赛最离谱的误判。

丁格特的“厄运”还没有就此结束。德甲第28轮,弗赖堡与拜仁的比赛进行到第84分钟时,由于拜仁的换人失误,科曼未能及时离场,导致场上出现了12名拜仁队员,而当值主裁丁格特却没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异常,而是让比赛恢复了半分钟的时间,才意识到人数上的不对劲。最终,德国足协驳回了弗赖堡的上诉,比分维持1:3不变。一个赛季内连续出现如此离谱的失误,丁格特,说好的“严谨”呢?

受伤——一个德国裁判永远离不开的话题。德甲裁判中,艾泰金、施蒂勒、布兰德、韦尔茨、施托克斯等人都是常年的“伤病困难户”,其中艾泰金、韦尔茨属于上了年纪之后的旧伤频发,韦尔茨在德甲第22轮门兴与奥格斯堡的赛前受伤,被第二助理马丁·汤姆森取代。而施蒂勒则在本赛季连续两场德甲执法时疼痛难忍,被第四官员换下。布兰德和施托克斯的情况就比较特殊了,其他国家很少有如此年轻却长期伤停的裁判员。

本亚明·布兰德在2015/16赛季完成德甲首秀时年仅26岁,是德国足协重点培养的年轻裁判。16/17赛季著名的“诺坎普奇迹”中,协助当值主裁艾泰金判罚点球的底线裁判正是布兰德。如无意外,他将在短期内迅速晋升国际级。然而,自从2018年3月起,还不到30岁的布兰德便长期遭遇伤病困扰,此后反反复复的伤病使其被迫成为了“专职VAR”,3年内仅执法了4场德甲比赛,直到本赛季才正式伤愈回归,吹罚了8场德甲,但愿即将错过“黄金期”的布兰德还有成为国际级裁判的希望。

此外,年轻的德乙裁判帕斯卡尔·米勒同样伤停了将近3年的时间。18/19赛季晋升德乙时,年仅28岁的米勒前途一片光明,但自从2019年10月至今,受伤病影响,他没能再执法任何一场比赛,只能坐在“小黑屋”中默默等待伤愈那天的到来。在运动医学如此发达的德国,裁判员却有着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的伤病情况出现,这究竟是什么原因的导致的?

德国“前国哨”费利克斯·布里希博士年满45岁,自今年1月1日起不再担任国际级裁判员,专注于国内赛事,本赛季执法了最多的德甲场次(18场)。与布里希一同从国际级退役的弗里茨本赛季虽状态不佳,但仍执法了16场德甲联赛。此外,西伯特、雅布隆斯基、施拉格尔、施勒德的执法场次也都达到了16场。提前“赛季报销”的韦尔茨仅执法了7场德甲,同样受伤的泽伦·施托克斯则“久病成VAR”,在全赛季报销的情况下担任了28场德甲VAR以及15场德乙VAR,并在赛季末担任了德国杯决赛的视频助理裁判员。

值得一提的是,德甲裁判员在担任德甲主裁、四官、VAR的同时,还需要兼顾德乙、德丙联赛的执法任务。执法低级别联赛并非“处罚”,而是德甲裁判的常规安排。哈特曼、彼得森等非国际级裁判员甚至还要执法级别更低的地区联赛。本赛季,有将近半数的德乙比赛以及近1/6的德丙场次都是由德甲裁判员执法的。

上赛季结束后退役的施密特、温克曼加入了专职VAR组,使德甲的专职视频助理裁判员阵容扩大到了4人,与西甲、意甲相同。本赛季,这四位专职VAR共同分担了近30%的德甲场次,佩尔、施密特的“不介入主义”在个别场次中引发了争议,造成了误判的出现。

与其他国家裁判员自执法职业联赛起便区分裁判员与助理裁判员不同,德国足协一直保持着“不分工种”的传统,一部分德乙裁判员在德乙主哨的同时可在德甲担任助理裁判。因此,德甲联赛的“裁判员替补机制”与常见的四官直接替换的安排有所不同,详见下图。

本赛季19名德乙裁判员中有9人可在德甲“兼职”助理裁判员,其中马丁·汤姆森(原定第二助理)正是恰好遇到赛前热身时主裁韦尔茨受伤的情况,代替其执法了一整场德甲联赛(门兴3:2奥格斯堡)。而亚历山大·萨特(原定四官)则是在中场休息时替换受伤的施蒂勒,完成了自己的德甲执法首秀(柏林赫塔1:3科隆)。

为统一角色,能够同时担任德乙裁判员和德甲助理裁判员的人数正在逐年减少。自下赛季起,托尔本·西韦尔、克里斯托弗·金施、拉塞·科斯洛夫斯基将“挂哨”,正式转为专职德甲助理裁判员。

5月15日,在德乙最后一轮汉诺威96与因戈尔施塔特的赛前,主队非常贴心地邀请西韦尔的妻子和女儿进入场地,一同见证西韦尔最后一次担任德乙主裁。

在五大联赛中,德甲的球员、教练最为“文明”,德甲裁判的执法尺度也较为宽松,本赛季仅出现了1070张黄牌、24张红牌,场均黄牌3.5张,场均红牌数仅有0.08张,场均红黄牌均为五大联赛最低值。

在执法超5场德甲的裁判员中,本赛季只有伊特里希和维伦伯格的场均黄牌数在4张以上。大多数裁判的场均黄牌数均保持在3-4张,而奥斯默斯、赖歇尔、布兰德和韦尔茨的场均黄牌数甚至在3张以下。

德甲裁判是出了名的不爱给红宝石卡,本赛季场均红牌数最高的维伦伯格和艾泰金不过只有0.27张/场。在执法超5场的裁判中,有多达8人在整个赛季的德甲执法中都未曾出示过红牌。

本赛季德甲赛场上共计出现84粒点球,场均判点0.27个,在五大联赛中仅高于英超。红黄牌榜均“名列前茅”的弗兰克·维伦伯格在点球榜依然排名第一,他在11场德甲联赛中6次判点,场均点球数达到了0.55。

国际赛场 – 德国裁判正式迈入“西伯特时代”,“新任国哨”仍需经过进一步考验?

费利克斯·布里希——一个五大联赛球迷耳熟能详的名字。这位欧冠正赛历史执法纪录保持着者69场)、国际足球历史和统计联合会(IFFHS)评选的2011-2020十年间世界最佳裁判员、二十一世纪(2000-2020)世界最佳裁判员,由于年龄已到,不得不在本赛季欧冠小组赛第6轮皇马与国米的赛后结束了自己长达15年的国际级生涯。

布里希自2012/13赛季起接班沃夫冈·施塔克,成为新一代德国“国哨”,参与了2012伦敦奥运会、2014/2018世界杯、2016/2020欧洲杯等大赛执法,并于2014年执法欧联决赛、2017年执法欧冠决赛(尤文1:4皇马)。自2012年起,布里希连续10年入选IFFHS评选的年度世界最佳裁判员榜单前十名,并于2017、2021两次荣获“年度世界最佳裁判”奖项。去年夏天,布里希以欧洲杯半决赛的完美表现为自己的国家队大赛执法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由于布里希退役的时间节点早已确定,欧足联很早以前便开始着手准备培养其“接班人”。现役欧足联精英裁判中,艾泰金、茨瓦亚、施蒂勒因欧战中极为糟糕的表现而被彻底否定,施蒂勒更是经历了短短三个月内从天上到地下的“过山车”体验。

20/21赛季,由于茨瓦亚的发挥实在是过于“辣眼”,欧足联不得不另寻目标,将施蒂勒锁定为“新任”布里希接班人,并将其升入欧足联精英级。然而,升级后的施蒂勒仅用了一场欧冠便将自己“打入谷底”,欧足联对其在亚特兰大0:1皇马比赛中的执法表现相当不满,直接把他“抛弃”在冷板凳。

被欧足联“摆了一道”的施蒂勒本赛季在欧战赛场上干脆进入了“摆烂模式”,在与丁格特共同制造了德乙赛季最离谱点球误判不久后,施蒂勒在欧联小组赛第6轮卢多戈雷茨与中日德兰的比赛中漏掉了两次明显的点球,卢多戈雷茨两次罚球区内的动作极大的犯规均逃过了施蒂勒与VAR金特·佩尔的法眼。最终,被漏点“梅开二度”的中日德兰在客场0:0憾平,他们的命运随即也从欧联小组出线变成了欧协联淘汰赛附加赛。制造了本赛季三级欧战中最大误判的施蒂勒和佩尔在下半赛季均没有再得到欧足联委派的比赛执法机会。

施蒂勒惨遭“弃用”后,欧足联将最后的赌注寄托在了去年还只是一级裁判的丹尼尔·西伯特身上,让这位还未曾执法过欧冠淘汰赛的年轻裁判破格参与了欧洲杯的执法工作。西伯特在去年的欧洲杯上可谓“超水平发挥”,成功执法两场小组赛后获得了1/8决赛的执法机会,但在威尔士与丹麦的这场淘汰赛中,西伯特将哈里·威尔逊直接罚下的决定遭到了批评,被指“过于严厉”。赛后,欧足联官方对这次犯规程度的认定也只是“介于黄牌和红牌之间”。

(GIF)欧洲杯1/8决赛威尔士0:4丹麦,哈里·威尔逊被西伯特红牌罚下

其实,西伯特的主要问题在欧洲杯上就已显现。经验欠缺、对动作较大的犯规无法准确识别、比赛管理能力有待提高,使得西伯特在遇到专注于踢球的球队时能够有效地保证比赛流畅性,一旦遇到“犯规流”球队,西伯特便会轻易“乱了阵脚”。

作为欧足联钦定的布里希接班人“独苗”,西伯特本赛季毫无疑问地成为了重点培养对象,欧冠小组赛的三场执法可谓一场比一场关键,虽在马竞2:3利物浦的比赛中场面失控,但仍保持着欧足联的无条件信任。

然而,西伯特在此后的欧冠淘汰赛执法表现却愈发“拉胯”。1/8决赛黄色潜水艇1:1战平尤文图斯,西伯特漏掉了拉比奥一次明显的红牌犯规动作,仅出示黄牌警告。1/4决赛次回合,小组赛与马竞有过瓜葛的西伯特再次来到万达大都会球场,又一次将比赛吹到了失控的局面。最终,西伯特就此提前结束了自己本赛季的国际比赛执法。

(GIF)拉比奥红牌漏判,西伯特犹豫不决的出牌过程成为了两队冲突的导火索

好在,西伯特抓住了另一项重要赛事的机会——2021国际足联阿拉伯杯。西伯特在首届阿拉伯杯的表现彻底“征服”了国际足联裁委会主席科利纳,一路顺利地执法到了决赛,出色完成决赛任务,在国际足联“锁定”了自己的世界杯席位。今年3月底,“迷失”于欧战的西伯特被委以重任,执法了葡萄牙与土耳其的世预赛附加赛半决赛较量。

德国与西班牙一样,目前拥有人数最多的欧足联精英裁判(4名)。但显然,这4位裁判中仅有“首席裁判”西伯特的顺位较为靠前,茨瓦亚和艾泰金受制于过去的糟糕表现,本赛季分别执法到欧联、欧协联的1/4决赛,而出现重大误判的施蒂勒更是稳坐冷板凳。

(图)现役欧足联精英级裁判员——丹尼尔·西伯特、费利克斯·茨瓦亚、德尼兹·艾泰金、托比亚斯·施蒂勒

他们身后,有同为37岁的新晋一级裁判员施特格曼以及奥斯默斯。两人均在下半赛季被提拔至一级,施特格曼本赛季在国际赛场上没有得到太多的机会,而奥斯默斯则势头正劲,执法了本赛季的欧青联决赛,由欧足联裁委会主席罗伯托·罗塞蒂亲自督战。如无意外,这二位在未来将竞争一个由艾泰金留下的精英级名额。

费利克斯·布里希多年来的搭档、原国际级(欧足联二级)裁判员马尔科·弗里茨同样选择在今年年初从国际级退役。与布里希不同,弗里茨尚未年满45岁,撤下国际级主要是因为其在欧足联彻底失去了晋升的可能性,以及他的另一个身份——“欧洲王牌VAR”。

作为欧足联最为信任的视频助理裁判员之一,弗里茨本赛季在欧冠赛场担任了14次VAR、3次AVAR,并且在欧联和世预赛中各担任了5场VAR,“小黑屋”经验可谓无人能敌。如此专业的VAR,只需报名国际足联视频比赛官员(FIFA Video Match Official – FIFA VMO)即可,没必要继续占据一个国际级裁判员的宝贵名额。

与弗里茨相似,临场执法能力始终没能得到欧足联认可的二级裁判丹克特和丁格特均在“小黑屋”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属”。丹克特本赛季在欧冠共计担任了10场VAR、4场AVAR,并担任5次欧联VAR、4次欧联AVAR、6次世预赛VAR。本赛季的欧协联决赛,弗里茨担任VAR,丹克特、丁格特任AVAR。卡塔尔世界杯,弗里茨和丹克特将携手代表德国VAR出战,丁格特则遗憾落选。

(图)2022卡塔尔世界杯视频助理裁判员——马尔科·弗里茨、巴斯蒂安·丹克特

此外,还有两名非常年轻的二级裁判——雅布隆斯基、施拉格尔等待着欧足联的“召唤”。两人目前均只有32岁,自今年1月1日起顶替布里希和弗里茨,报名国际级裁判员。由于下半赛季的欧战淘汰赛并不会启用新人,具备巨大年龄优势的他们只能等到新赛季初的欧战资格赛才能向罗塞蒂展示各自的实力了。

(图)2022新晋国际级裁判员——斯文·雅布隆斯基、丹尼尔·施拉格尔(自动成为欧足联二级裁判员)

不得不说,德国足协在裁判年龄结构上的布局是五大联赛中最为合理且成功的。目前德甲裁判阵中的非国际级裁判员,施勒德、巴德施蒂布纳、约伦贝克、赖歇尔、布兰德都还非常年轻,36岁的施勒德本赛季发挥惊艳,德国足协在赛季末敢于将老牌劲旅斯图加特的保级救命战交予其执法,且让其担任德国杯决赛的第四官员,可见对他本赛季表现的认可以及信任程度之高。

由于丹克特和丁格特二人在“欧洲专职VAR”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德国足协在未来很可能将二人从国际级裁判员名单中撤下,及时更替年轻力量,增加本国裁判在国际赛场的竞争力。

德国足协近年来对年轻裁判的培养重视程度有目共睹,德甲赛场上裁判员们的表现虽有起伏,但整体而言下限较高,这也是为什么德国裁判经常给人一种争议较少的感觉。当然,在国际赛场上的造诣,除了要靠“首席裁判”西伯特的不断进步、完善以外,还需要各位国际级裁判员共同努力,保证大赛执法的稳定性。祝西伯特的首次世界杯执法一切顺利!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