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的终点不是民族主义(2008-08-16 08:15:56)

2022年6月8日 by 没有评论

在一些人看来,本届奥运会开幕前就引起争议的郎平,肯定会在8月15日遭遇尴尬。因为这天晚上,中美女排狭路相逢,短兵相接。他们要看一看,这位昔日的铁榔头,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今日的美国女排主教练,将怎样面对中国女排,面对生养她的北京父老乡亲。

我们得承认,尽管奥运会让政治走开,但这个世界最大的体育盛会,还是带有强烈的民族国家的色彩。每块奖牌的争夺,都不可避免地上升到为国争光的高度;在比赛中获得佳绩的运动员,也往往被视为民族的英雄。而各国的观众,也更多地对有自己国家运动员参赛的项目感兴趣,因此各国买电视转播权,也重点买这些时段。无论三大球的比赛有多么激烈,多么好看,但只要同一时间段上有本国运动员参赛的其他项目,那么这个国家千家万户的电视机屏幕上,就不大可能是好看的三大球。

这个世界,毕竟是以民族国家的形式存在,重大的国际比赛,还是得以民族国家为单位参赛。因此,尽管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兴起至今,不断地强调体育和政治要分开,但事实上却很难分得一清二楚。不仅奥林匹克运动如此,其他国际性的单项体育运动会也如此,目前只有洲内的足球俱乐部联赛有所突破。在这样一个前提下,越过民族国家樊篱的教练和运动员,有时候就难免遭遇一点所谓“忠诚问题”的尴尬。

中国人遇到这样的问题,是比较晚的事了。毕竟中国现代体育运动起步晚,又长时间游离于奥林匹克大家庭之外,优势项目少,优秀的运动员和教练更少。直到今天,虽然我们已经有人走出去了,但在相互交流与促进上,我们还是受惠于人更多。在未开放之前,就有日本的大松博文来华,如果没有这位脾气很差的日本教练,可能后来中国女排的异军突起、五连冠,要晚得多。足球更不必说,我们已经有十几年“请洋帅”的历史,只是效果差点。其他像曲棍球、垒球、击剑、游泳,都有洋教练的影子。

只是受惠于人的国人,一旦轮到自己的人走出去了,就会起急上火(相信别的国家,最初有人走出去,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前几年,有乒乓球的海外兵团问题,电视上只要出现改了日本姓氏的何智丽,就有人会跳着脚骂,现在轮到郎平了。不过还好,骂的人比当年少多了,美国女排在和别国女排比赛时,观众还给郎平叫好。但是,现在轮到中美狭路相逢,老问题又出来了,郎平该怎么办?

我相信,郎平肯定会尽心尽力指导美国女排,打好这场中美之战。毕竟,排球比赛不是战场,郎平不是军人,赛场上所谓的忠诚问题,并不是一个法律道德语境里的真问题。在体育范围里,除却民族国家意识之外,还有职业道德和体育精神。郎平现在是美国女排的主教练,食人之禄,忠人之事,这是中国人的古训。另外,人类为什么要发展现代体育,难道仅仅是为了争胜负吗?当然不是。现代体育的目的,是为了人的发展,人的身体和精神两方面的健全和发展,让人类在体魄和精神上更加健康,健全。这个目的,是超越国界的。为了更好地实现这个目的,运动才需要推广,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郎平被聘为美国女排的主教练,不仅是因为她个人的成就,也说明中国女子排球运动发展到了很高的水平。就冲这一点,郎平肯定会忠于职守,忠于体育精神,带领美国队把球打好,争取战胜中国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