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走下坡路的“爱优腾”BAT永远的痛

2022年5月14日 by 没有评论

前不久,腾讯视频宣布VIP和超级影视VIP价格上调,最高涨幅比例高达25%。而此次调价距离腾讯视频上一次涨价仅仅过了一年。

有消费者爆料,优酷视频在购买VIP会员后,还需要额外邀请5名好友才能解锁热播剧《我叫赵甲第》等最新剧集,被称为视频界的“拼多多”;爱奇艺则是在更早的时候被曝出裁撤员工,营运成本压力沉重。

长视频网站曾经被几家互联网巨头寄予厚望,数年间为其不断输血、烧钱无数。时过境迁,长视频网站的盛况已然不再,回首望去,满是日暮黄昏的唏嘘与无奈。

根据爱奇艺最新财报,2021年爱奇艺收入305亿元,增长2.85%,但是亏损额却高达61亿元。

爱奇艺成立于2010年,并于2018年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资本市场。向前翻看爱奇艺的财务数据,每一年的财报都写着两个斗大的汉字:赔钱。其中,自上市至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91亿元、-103亿元、-70亿元,经营状况惨不忍睹。

爱奇艺CEO表示,将在2022年努力实现运营层面盈亏平衡,不过现在看来想要实现这一目标非常困难。

经营业绩不佳则直接反映在爱奇艺的股价上。自上市初期创下每股46美元的高价后,爱奇艺股票价格一路下跌,目前已经跌至每股3美元附近,市值不足26亿。

市场份额第一、付费会员高达1.24亿的腾讯视频也难逃亏损的境地。腾讯视频没有单独上市,其仅有一次公布营运状况还是在2019年,当年腾讯视频营运亏损30亿。

对于腾讯视频最近的状况,腾讯控股在2021年财务报告中这样表述,“正采取措施优化成本,减少腾讯视频的财务亏损”,一笔带过。

优酷在组织框架上归属于阿里集团的数字媒体与娱乐板块,也是阿里集团为数不多的亏损业务。相比较阿里集团的电子商务、云计算等业务板块耀眼的经营业绩,优酷的成绩着实惨淡。

最近几年,优酷虽然几经换帅、组织架构一再调整,但经营一直未见起色,始终处于集团的吊车尾,是阿里名副其实的拖油瓶。阿里在财务报告中也专门提到,优酷通过审慎投资于内容及制作能力,持续改善运营效率,从而实现亏损同比有所收窄。

2006年,《武林外传》网络版版权以1250元每集的价格被出售。谁也不会料到,鸭脖下载地址几年之后热门影视剧的网络版权会涨至天价:

曾几何时,“爱优腾”背靠百度、阿里和腾讯的资本加持,或购买或自制,在长视频制作领域豪掷千金、风光无限。

随着政策收紧,这几家互联网巨头也开始过紧日子,对视频网站的支持也大不如前。

今年年初,在腾讯视频的项目过审会上,70余个剧集项目只保留了2个。而优酷则是53个剧集项目过会,最终只通过两个。以前是广撒网、多捕鱼,现在则成了少撒网、重点培养。

为了拓展会员用户,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都曾大手笔购买体育节目的版权。其中,爱奇艺选择与英超合作,优酷拿下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直播权,腾讯视频则携手腾讯体育进军美国NBA。

但是在贡献了有限增量之后,网站收入增长很快陷入瓶颈。在今年冬奥会转播上,曾经处于第二梯队的咪咕视频大放异彩,而“爱优腾”则集体缺席,更是从另一个侧面佐证了这几家视频网站的窘境。

依靠中国移动的支持,咪咕视频接连拿下了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以及2023年中国亚洲杯的版权,大有成为体育赛事网络转播一哥的架势。更有传言说爱奇艺将被咪咕视频收购,但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承认。

几年之前,无论是全民选秀还是语言脱口秀类综艺,各大网站均有自己的爆款:爱奇艺有《奇葩说》和《中国有嘻哈》,优酷有《火星情报局》和《这就是街舞》,腾讯则主打《创造101》和《吐槽大会》。各大综艺节目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非凡、万人空巷。

可是面临观众的审美疲劳、制作人的频频出走,爱优腾们的热门综艺已经沉寂了许久。

2019年的最后一个夜晚,一场名为“最美的夜”跨年晚会在B站上线直播,使得曾经的二次元网站成功出圈。

而起家于短视频的快手和抖音则依靠对影视作品的解说、改编等形式的二次创作,攻入长视频网站的腹地。

以去年的热播剧《小舍得》为例,不少短视频博主在平台发布影视片段,并配以解说文字,将剧情迅速透露给观众,部分视频解说的播放量甚至高达四五百万,许多用户因此放弃了在长视频网站追剧观看。

2021年4月,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罕见抱团,抨击快手、抖音以及B站上的二创。爱奇艺的龚宇称短视频平台上的二次创作是“软盗版”,腾讯副总裁则直接称短视频平台是给用户喂“猪食”,引来论战一片。

随后,“爱优腾”联合17家影视行业协会、54家影视公司发布《倡议书》,呼吁大家保护知识产权,抵制短视频。

去年12月15日,在“爱优腾”们的呼吁下,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明确规定短视频平台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这也被视作短视频领域的最强监管。

细则出台后,“爱优腾”们一度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短时间内,大量未经授权的二次创作被从短视频平台删除、封号、下架。

不过,也时有乌龙发生。今年初,抖音就被某视频平台投诉将《长津湖》切段播放,后来证明这是电影出品方与抖音的合作推广项目,并非侵权播放。

据报道,抖音已经与搜狐达成二创版权合作,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将获得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稍早时候,快手也已经与乐视视频、风行网合作,开展更广泛的版权合作。

4月19日,美国媒体巨头奈飞公布首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奈飞在第一季流失了20万付费用户,这也是奈飞自2011年来付费用户首次下降。受此影响,奈飞股价也暴跌超过35%,市值蒸发500亿美元。

一直以来,“爱优腾”都将奈飞公司视作自己的榜样和指路灯,无论是会员收费模式还是自制节目,都能看到奈飞的影子。如今,明灯黯淡,“爱优腾”们还能走多远?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