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侃球丨聊聊中超新赛季①:但愿今年能成为“拐点”

2022年8月20日 by 没有评论

经过紧张的部署以及各方面的努力,18支中超球队的名额也终于敲定下来。这其中,山东泰山、长春亚泰、广州城、河南嵩山龙门、浙江队、大连人被分到了海口赛区;上海海港、广州队、河北队、上海申花、武汉长江、武汉三镇被分到了大连赛区;梅州客家、北京国安、深圳队、沧州雄狮、天津津门虎、成都蓉城则被分到了梅州赛区。

从名单中不难看出,大连人成功递补回了中超联赛,这也是连续三个赛季中超联赛实行赛会制以来,中国足协旗下的三级联赛又一次上演了“递补”的戏份。

有人笑自然有人哭,当“哭”的那些球队不得不离开时,究其原因不难看出背后就是“钱”闹的。

仅仅几个月之前,重庆两江竞技以全华班战胜武汉成功保级后,队员们将主帅张外龙高高抛起以及张外龙赛后的惊天一跪还令人记忆犹新。而几个月之后,重庆便在新赛季联赛开始前宣布解散,从而退出。

上赛季在超甲附加赛上输球的大连人,成为了幸运儿,能够重新站在了2022赛季中超联赛的赛场上。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中超联赛上大连人获得了递补资格;中甲降级球队北京理工和新疆天山雪豹同样以递补的身份可以重新站在中甲赛场上;中乙球队泉州亚新最终也是贴上了“递补”的标签,使得他们可以站在中国最低的足球职业联赛上——最起码,人家还保住了“职业”二字。

根据上赛季中国足协三级联赛的升降级名额,总共有七支球队“应该”在三级联赛中降级。但真正降级球队的数量,却是零。

除了上述提到的大连人、北京理工、天山雪豹、泉州亚新是七支中的四支以递补身份征战新赛季的球队外,剩下的三支球队则宣告“就地解散”——青岛队、绍兴柯桥越甲和陕西俑士超越,消失在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版图上。

“递补”一词对于中国足球来说并不新鲜。在2020赛季中超联赛开始实行赛会制的时候,“递补”一词便开始高频率及大规模地出现在中国球迷的视野当中。

天津天海、江苏苏宁、重庆两江竞技、青岛队……仅仅在中超联赛的层面上,每年消失的球队就达到一支,更不要提生存环境比中超还要恶劣的中甲以及中乙联赛了。

十余年金元化的中超时代戛然而止,但后遗症却层出不穷。于是在三级联赛实行赛会制的这几年里,除了“递补”“解散”等词我们见得多了之外,“股权改革”一词也频繁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直白点说,在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下股权改革无非就是为各支俱乐部找一个下家。这样的下家,基本以各地市的政府为主。

国企的日子过得相当不错,这其中自然有山东泰山。当其东家由原来的鲁能变为现在的文旅集团之后,橙衣军团成为了为数不多可以将全部精力放在竞技场上的中超球队之一。

可背后是私企的球队,则有些不太平。广州队的财政危机足可一斑窥全豹,在巨大的赤字面前,也没有人敢去接下这块烫手山芋。

那份中性化改名政策,来得显得有些不是时候。三级联赛背后的金主花了钱之后,连“名”也得不到,加上三年的赛会制封闭让各球队的“利”无法保证,这让无法名利双收的投资者们,纷纷开启了逃离模式。

催化剂也罢、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好,反正在雪崩到来之际,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