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家炳:资产比肩李嘉诚香港的“百校之父”把自己捐成穷人

2022年8月9日 by 没有评论

1919年,田家炳生于广东梅州大埔古野镇银滩村,少年时期在家乡读了中小学。

为了维持家里的生计,他不得不弃学从商接手父亲的产业,从此肩负起经商持家的重任。

1936年,田家炳到越南闯荡,创立了“泰安隆瓷土公司”,开始在越南发展。

1937年,18岁的田家炳又成立“茶阳瓷土公司”,成为越南最大的瓷土供应商。

1939年因为抗日战争,汕头沦陷导致瓷土运输被迫中断,田家炳失去产业,又转赴印尼谋生。

在印尼,田家炳瞄准橡胶产业,又东山再起,创办了“超伦树胶厂”、“南洋树胶厂”,从白手起家再度到达业务巅峰。

1958年,印尼排华风潮日趋严重,也为了让儿女接受中华文化,田家炳毅然放弃如日中天的事业,举家迁往香港。

在香港,田家炳冒着巨大的风险,在荒芜的屯门填海造陆,创建了“田氏塑胶厂”,专门生产塑料薄膜和人造革。

巩固产业的同时,积极扶植本地人造革下游加工工业的发展,还协助香港的塑胶业打入国际市场。

1968年,“田氏化工有限公司”成立,逐步将生产业务由屯门转移到元朗屏山,而后开始筹划将屯门的土地改建工厂大厦。

显然,田家炳已经成为香港化工和人造革行业的领军人物,被称为“皮革大王”。

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田家炳思考自己的前半生,早年辍学的经历成为他不可弥补的缺憾,想到那些因家庭变故而失去上学机会的孩子。

早年的采访中,田老曾说:“有了这些经历,我深深体会到教育对个人的成长和创业,对国家的发达兴旺有多重要。13亿人口是中国的‘大包袱’,如何将这个‘包袱’变成财富,我认为就是办好教育”

20世纪六十及七十年代,田家炳便曾出任东华三院、博爱医院等多间慈善机构要职,推动社会福利工作。

1982年8月,田家炳以“安老扶幼、兴教育才、推广文教、造福人群、回馈社会、贡献国家”为宗旨,成立了“田家炳基金会”,将赚到的钱绝大部分用于祖国教育事业。

1983年,第一所以“田家炳”命名的香港保良局田家炳幼儿园创立;一年后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家炳第一中学启用;1987年,基金会捐办香港仁爱堂田家炳中学。

1984年,田家炳65岁时,将公司交给子女打理,其他的物业收益和个人财产80%以上拨予基金会作慈善捐资用途,自己全力从事基金会的工作。

进入20世纪九十年代,在积极回馈香港的同时,田家炳基金会也大力支持内地的教育事业,制定资助师范大学与中学的申请章程,大规模捐建各省市区师范大学田家炳教育书院和田家炳中学。

在中国教育部、各地教育部门、多位香港教授学者的鼎力推荐下,再加上各地政府和学校资金配合,年过古稀的他踏遍全国的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致力于寻找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

1992年,在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成立“东莞田氏化工有限公司”,并将生产向北方移动。

田家炳捐赠2500万元港币给香港中文大学成立“田家炳学术研究发展基金”,用来加强学术研究以及教学设施。

因此,田家炳的皮革生意损失惨重,更令他头疼的是,他刚刚向大陆地方政府承诺要捐赠20所学校。

2001年,田家炳为了顺利实施这项捐赠计划,决定将一家人居住了37年,价值上亿港元的别墅卖掉。

卖了房子之后,年过80的老人自己租住公寓楼,但在田家炳老人家脸上看不到丝毫的伤心后悔。

田老站在公寓楼眺望着昔日的家,想起往日与妻子坐在藤椅上,看着孩子们在泳池中嬉戏打闹,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仿佛大梦一场。

但转念间,卖掉房子却可以建起20所学校,能让无数孩子们能在校园中朗朗读书,就又觉得宽慰。

“卖了这套房子,我还可以再捐赠20所学校,这比我一个人拥有一套房子,实在有意义多了。”

之后田老的生活更加节俭,甚至出门连瓶水都不舍得买,总是带着水杯;商场风云几十年,却只有四套西装,其中一套更是穿了近五十年。

他没有自己的私家车,日常代步不是乘坐地铁就是靠双腿步行,一双皮鞋穿了快十年,袜子缝缝补补穿了又穿。每月仅有几千元的生活开支,这在高消费的香港已经接近贫困线。

田老的大儿子田庆就透露:“父亲爱惜衣物,多年来睡衣只有一个款式,孙女趁他生日,买了套质料上乘的睡衣给他,他都没穿,不是不喜欢,而是觉得够用就好,不用买新的。”

田家炳基金会董事会的副主席戴希立感慨:“以前西装的商标,上面都写有裁缝的名字和电话号码,田先生的西装上的电话号码上只有六个数字,可想而知,这两套西装有多少年的历史了!”

1994年3月26日,为了表达对田家炳敬意,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决定将国际小行星中心编号的2886号行星命名为“田家炳星”。

2000年,田家炳在广州市黄埔区成立“广州田氏塑胶有限公司”,主要生产PVC薄膜。

2002年,田家炳基金会向海南师范大学捐资500万元建成田家炳教育书院教学楼,海南大学的田家炳楼也是田家炳基金会捐资建成的。

2003年,田家炳基金会已经超支,但田家炳还是向银行贷款600万港元,资助香港理工大学和城市大学。

2006年,田家炳基金会捐助六安市第七中学250万港币用于改造扩建;暨南大学百年校庆,他捐资了50万港币,建设了医学院田家炳医学实验中心。

2009年,又将“田家炳基金会”交给香港专业人士打理,成为退居而不具投票权的荣誉主席。

同年田家炳特地为暨南大学田家炳医学实验中心及华南农业大学田家炳综合训练馆揭牌,田家炳共为两校捐资逾200万港元。

对每一项工程,田加炳都会躬亲审理申请手续,关心施工图纸设计,有时表现得比申请单位更为着急和认真。

每年天气和暖时,田老都亲自参加全国各项工程的奠基、竣工庆典,并要求庆典不要铺张、婉辞送礼、不入住高级宾馆。

他常称,珍惜上天赋予自己难得的晚年岁月、健康和艰苦累积的财富,故不顾高龄,万里长途跋涉,为勉励大家重视慈善公益工作,多做好事。

曾经有小人揣测过田家炳,说他捐赠的学校都要以“田家炳学校”冠名,实际上做慈善就是为了求名。

田老表达过自己的看法:一方面这样做,可以更好地约束自己,也能约束学校;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机影响到更多的人,投入到慈善行业中来。

而对那些中伤的人:我不计较他们的说法。做人但求无愧于己,对得起良心,我的人格就是这样。

田老的有生之年,曾向大陆捐赠建设93所大学、166所中学、41所小学、20所专科学校及幼儿园,向乡村学校捐赠超过1800间图书室、医院19所。

向香港捐资兴办的教育、老人、青少年、幼儿服务机构逾20个,对9所大学累计约八千万元捐款。

在大埔县境内建有6条道路、128座桥梁及其他多项福国利民善业,受惠单位逾百。

他经常说:“中国的希望在教育”,教育更是强国富民,提高人民素质、百年树人的大业,多年来他一直竭尽全力、不图回报地资助教育项目。

“我这一生,不为名不为利,只是受了洋人太多气,就想争口气,让中国人坐在国际舞台上强盛,有地位、有尊严。”

田家炳不只是“田家炳星”,更是一颗耀眼的恒星。他清贫地走了,留给社会的是无尽的财富。

田家炳老人家走了,“田家炳星”永远闪烁,生命停止但永不消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